第104章 五阴绝墓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我脸上有什么?”

    陆云的头还有点发晕,他呆呆的看着卿寒,任由着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拂过。

    “别动!”

    卿寒轻轻的擦了一下,发现那个唇印虽然淡了一些,但却依旧还在。

    卿寒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的真形被天星石掩盖,唇上也没有涂抹唇脂之类,那个唇印,分明是她在陆云的脸上吸出来了。

    俗称……种草莓!

    当然,卿寒并不知道种草莓是什么,但昨晚那疯狂的景象,却一点一点的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幸好,陆云只是金丹境的修为,无法抵挡仙酒的酒力,也只是以为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以后绝对不能再和他喝酒了!唔,就算是再喝酒,也要偷偷的用法力去化解酒力。”

    卿寒的指尖浮现出一抹灵光,便将那颗淡淡的红印彻底抹去。

    “我脸上到底有啥?”

    陆云睡眼惺忪,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个地方有一点点清凉,很是舒服。

    “没什么!”

    卿寒急忙说道,“是你的眼屎,已经擦干净了!”

    “……”

    “对了,你怎么又变成那黑漆漆的模样了?身上的隐疾又发作了?”

    陆云猛地清醒过来,他看着卿寒那又变得黑漆漆的皮肤,皱眉问道。

    “哦,刚刚睡醒时候都是这样的。”

    卿寒急忙掩饰,“过一会就好了……嗯,因为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原因。”

    卿寒现在的模样是天星石幻化来的,刚刚醒来的时候,因为太过慌乱,所以习惯性的变成了曾经的样子。

    “真的?”

    陆云仔细的观察着卿寒的脸,不肯深信。

    嘭!

    卿寒一脚将陆云踹了出去。

    “你一个男人,这样盯着我看作甚?”

    卿寒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那还是酒气衣服,“给我安排一个地方,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陆云爬了起来,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

    “启禀州牧大人,五阴乱神岭已经荡平。柳树妖与其麾下众多异类妖修尽数镇压,请州牧大人发落!”

    州牧府的大厅中,尉迟寒星摘下头上的黑色头盔,一头如同瀑布一般的银色长发,直垂腰臀。

    她的面容冷艳,银发,银眉,银眸,看上去就是一个冰霜美人。

    不过她身上那厚重的黑色甲胄,却将她的身姿掩盖。

    “你是女的?”

    陆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冰霜美人,眼中也闪过一点茫然。

    “玄州地处琅邪天北方,天地法则受到北海大洋的影响,以水性为主,又偏至阴属性,所以女修居多。这千年来还好一些,千年前玄州暴乱之前,玄州州牧,以及各大城主都是女仙担任。”

    一边的卿寒开口解释道,然后,他有些错愕的看着陆云:“话说,你让玄武天兵把五阴乱神岭给平了?”

    卿寒不可思议的看着陆云。

    “呃……原来如此。”

    陆云这才明白过来。

    难怪他的几个轮回使者全部都是女的。

    以玄州的环境好条件,女修在这里的修炼进境确实会更快一些。

    “留着五阴乱神岭也是一个祸害,与其让他们召集人手对付我,不如顺势平了,一了百了。”

    陆云沉吟着说道。

    “好吧。”

    卿寒也觉得陆云说的有道理。

    五阴乱神岭在玄州,就如同毒瘤一般的存在,历代玄州牧虽然都想铲除五阴乱神岭,但是却始终拿那里没办法。

    久而久之,五阴乱神岭中的那位‘王’,也就有了玄州王的称号。

    玄武天兵代表琅邪天庭的意志,但却不敢擅自离开镇海关。

    就连玄州阴灵暴乱的时候,玄武天兵也只敢分出一点兵力前去镇压,唯恐将北海妖族趁机入侵过来。

    但是现在,陆云麾下有蝶兮这样的逆天存在,她完全可以代替玄武天兵,暂时挡住北海妖族。

    只是陆云没想到的是,蝶兮到了镇海关,可不仅仅是挡住北海妖族,而是制造了一场惊天屠杀,将北海妖族的大军杀的精光。

    陆云没有让蝶兮去五阴乱神岭,而是用玄武天兵去平了那里。

    玄武天兵代表琅邪天庭的意志,镇压五阴乱神岭,堂堂正正,出师有名,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至于擅离职守之说,只要镇海关不丢,就不算什么大事。

    ……

    “去一趟五阴乱神岭,去见一见那位老树妖。”

    陆云站起身来。

    他对那五阴乱神岭也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地方,让历代玄州牧都束手无策。

    五千年前的玄州牧,可都是玄仙,甚至至仙。

    巨大的楼船横空,飞速的朝着玄州北地驶去。

    这艘楼船,与卿寒上一次拿出的楼船截然不同,单单是表面的装饰,就华丽到嚣张,如同一座飞行的宫殿一般。

    船上的阵法和仙器,与之前那艘楼船,更不是一个级别的,甚至陆远还看到了一件九品仙器的存在。

    陆云可以肯定,若是卿红尘再敢驾驶楼船撞来,恐怕他那艘楼船绝对会粉身碎骨。

    “这艘楼船送给你吧。”

    突然间,卿寒对陆云说道:“作为一州之长,你应该有自己的座驾。”

    “啊?”

    陆云有点发蒙。

    现在的陆云也不是当初的菜鸟,他自然能看出这艘楼船的价值,绝对比超越九品仙器的价值更大,把整个玄州卖了,都换不来半艘这样的楼船。

    这卿寒发生疯,送给自己一剑九品仙剑,现在又要把这楼船送给自己?

    就算卿族要拉拢自己,也绝对不会用这么大的代价。

    “反正这艘船是我表哥抢来的,送给你也不心疼。”

    卿寒小声的嘟囔着,然后他将一把钥匙模样的东西,塞进陆云的手里。

    这是这艘楼船的灵匙,炼化灵匙,便能掌控楼船。

    “可是……”

    陆云呆呆的看着卿寒,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可是什么?”

    卿寒眨巴了一下眼睛。

    这个时候,陆云发现卿寒的皮肤又变得莹白如玉,脸上的那条疤痕也不见了。

    “你表哥知道了,不会揍我吧?”

    陆云苦笑。

    陆云可是记得,无论是风离,陆远侯,还是那个被黑龙卫一口吃掉的綦圣辉,在提起卿寒那位表哥的时候,都被吓的脸色发白。

    这绝对是一个狠人。

    这艘楼船的主人,恐怕也是一位惊天贵胄,他就这么抢来了?

    “不会!”

    卿寒拍着胸脯保证,“他敢揍你,我就揍他。”

    陆云微微的抚了抚额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楼船的速度极快,五阴乱神岭,已经到了近前。

    “你说……这里就是五阴乱神岭?”

    陆云扭过头来,看向那一直一言不发的尉迟寒星,诧异的问道。

    “回大人,这里确实是五阴乱神岭。”

    尉迟寒星已经重新戴上头盔,将她的声音与面容掩去。

    “每次乘坐楼船,总会有大发现。”

    陆云转过身来,仔细的看着这座巨大的山岭。

    “五阴绝墓!”

    陆云喃喃的说道:“将一族直系的五代人同时虐杀,然后合葬于一座墓中,以‘绝柳’镇压,便能绝其九族……仙界,也有这样恶毒的墓葬吗?”

    墓葬之道,则龙脉,选风水,除了能让亡者安息于地下之外,更重要的,便是庇佑子孙后世,香火长存。

    但若是以某些特殊的手段和风水墓葬,那么就会断子绝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