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5章 妹妹的危机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叶开不理他,径直走到自己的编号床坐下,心里在想两件事:

    第一,自己会被关多久?那位宋初涵警官如果真的帮忙,那应该不会关太久,要不然,妹妹就麻烦了。

    第二,自己什么时候变那么厉害了?蒋云斌的保镖可都是高手,居然被自己一拳打断手,简直不可思议,而最古怪的是自己的眼睛……

    “喂,小子,独眼哥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啊?谁让你坐下的,给我起来,滚过来,跪下磕头。”一个纹身中年男指着叶开的鼻子喝道,手指都要点中他鼻子了,态度非常恶劣,瞪着眼睛好像随时都会一巴掌拍过来。

    “什么?”

    叶开一愣,为了妹妹,他不想惹事,但无端端要跪下磕头,他当然不肯,不过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好些年,为人处事算是圆滑,站起来笑了笑:“几位老大,小子年幼不懂事,请老大们多多包含。”

    独眼冷哼,一脸阴笑:“行啊,这里的规矩,进门先拜老大,跪下,舔老大的脚趾头。”

    他说完,脱鞋,将一只黑不溜秋的脏脚放在叶开面前,满是熏臭:“小子,我就是这里的老大,快点,给我舔。”

    叶开一看都要吐了,再看看边上几个同样不怀好意的家伙,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一股怒气澎湃而生,这是赤果果的羞辱,自己要真舔了,整个人生也就完了,成了彻彻底底的窝囊废,晚上做梦都能吐醒。

    他强忍怒意:“大哥……别开玩笑了。”

    独眼冷笑:“谁跟你开玩笑?小子,跟你实话说吧,你连蒋少爷都敢打,就要有被欺负的觉悟,你现在乖乖跪舔,省了一顿皮肉之苦,要不然,断手断脚,爆菊花。”

    “什么?你们是蒋云斌的人,是他收买你们要对付我?”叶开愕然,眼神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少她妈废话,快点舔!”一个囚犯满脸凶残,一巴掌朝叶开的脑袋上拍下去,力量很大,要是被打中耳聋都有可能。

    叶开连忙躲开,脑袋一侧,眼里那种对方动作放慢的情况再次发生,这让他明白,在自己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一时想不明白,但绝对不是坏事。

    囚犯见自己一巴掌被躲开,更加大怒:“小子你还敢躲?!”

    又是一巴掌扇下来。

    叶开这次不躲了,直接反击,既然知道他们是蒋云斌买通的人,那就不可能说和,只能打。

    他深知先下手为强,下手必最强的道理,于是拳头发力,腰身一拧,愤然击出。

    “轰!”叶开感觉到体内的暖流涌到拳头上,随身而动,一拳打出,有种想长啸的感觉,拳头正中那人面门。

    “嗷!”一声惨叫,那囚犯鼻梁直接断掉,鲜血飞溅,身体飞了起来,牙齿也掉了好几颗。

    瞬间的变化,让几个等着看叶开笑话的囚犯眼神一缩,笑容僵在脸上,似乎没料到叶开会这么猛。

    独眼大喝一声:“上,给我打残他!”

    “打残你妹!”

    叶开一拳建功,心中大喜,不管那暖流到底是什么,但绝对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随后,快速再轰出一拳,同样暖流涌动,又一个囚犯吐着血飞跌出去,身体撞在床上,发出巨响,铁床都被撞歪了,那人蜷缩在地,根本爬不起来。

    “怎么……可能,这么凶残?”

    目瞪口呆的独眼,傻呆呆的看着叶开。

    可叶开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带起风浪,“啪”一声,没头没脑的砸下,顿时将他打翻在地,半张脸肿成了猪头。

    剩下一个纹身男畏畏缩缩不敢上前,最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哥,大英雄,别打我,不关我的事。”

    叶开感觉从来没这么爽过,仿佛一下变成了超级赛亚人,作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免不了遇上些事情,打架也是常有,但像现在这样,敌人全被打败,自己屁事没有的情况,还是一次发生,而且还是一看就非常凶恶的囚犯。

    不管体内那暖流是什么,他都要感谢,好好感谢。

    叶开抬脚踩在独眼的脸上,居高临下,有种执宰生死的快感:“哼,刚才你们不是玩的很嗨么,让我跪舔?觉得吃定我了,还要断手断脚,爆菊花,现在呢?还有你,刚才你不是也很想看我跪舔吗?现在又说不关你的事了,哪那么容易,过来,跪舔。”

    “啊?是,是……,我,我跪舔。”纹身男爬过来,要跪舔叶开的脚,却被他一脚踢开,指着独眼:“舔他的脚!”

    纹身男立马苦逼了,那可是全牢房最臭的脚。

    可是,不想挨打,只能跪舔。

    一边看着纹身男皱着眉头舔,叶开又问:“蒋云斌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想要怎么处置我?……说!”

    叶开一脚踏在独眼的嘴上。

    独眼艰难道:“好汉,好汉,我说,蒋少爷……蒋云斌,要我们玩死你,断手断脚,打成白痴,给我们每人两万块。”

    “什么,打成白痴?蒋云斌,果然够狠,好,那我现在就先把你打成白痴!”叶开大怒,脚下用力,独眼马上求饶,“好汉,饶命,我,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很重要,蒋云斌,他说晚上要去搞……找你妹。”

    “你说什么?王八蛋!”一听这个消息,叶开怒发冲冠,却又心急如焚,重重一脚踩在独眼脸上,顿时把他踩晕了过去,牙齿都不知道掉了多少。

    “轰,轰,轰——”

    “咣当,咣当,咣当——”

    叶开使出全力轰击牢房门,仰天大吼:“来人,来人,快点来人。”

    没过多久,一个警察怒气冲冲跑了过来:“喊什么喊,再踢,给你关禁闭,罪加一等。”

    叶开越想越焦急,越想越心慌,妹妹独自一人在家,要是被蒋云斌那个畜生闯进去,后果不堪设想,他马上说:“这位警官,我有急事,你让我回家一趟;不行的话,你帮我回家看看,我妹妹一个人在家,有个混蛋要去强暴她,快点去,快点去啊!”

    警察翻翻白眼:“神经病,给我好好在里面呆着,找任何借口都是没用的。”

    “我说真的。”

    “真个屁,给我老实点。”

    叶开见他就这么走了,心中焦急,怒气狂飙,抡起一脚重重的踹在门上,只听“咣”一声,那牢房门居然被硬生生踹开,叶开马上冲了出去,那警察要阻止,结果被他情急之下一拳打晕。

    几个牢房里的囚房,一个个呆若木鸡,这家伙,太生猛了吧!

    ……

    集装箱房中,情况紧急。

    叶心拿着一把剪刀对准自己的胸口,流着眼泪喊道:“蒋云斌,你这个天杀的混蛋,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自杀给你看。”

    蒋云斌嘿嘿y笑:“叶心,你哥哥现在在牢里,正在被几个大男人调教,出来也变白痴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来救你,你哥打了我一顿,我就在你身上讨回来,我不打你,我用爱来回报你。”

    “你,你恶心!”

    “哈哈,恶心吗?我最喜欢你恶心了,等我上完了你,怀孕了,总会恶心的。”蒋云斌说着一把拉住叶心的衣服,刺啦,撕下一片来,露出雪白姣好的肌肤。

    叶心惊叫一声,知道今晚不能幸免了,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只是……

    “哥哥,小心不能再陪着你了,希望哥哥没有了我的拖累,以后生活的很好。”

    想到这里,她一咬牙,拿着剪刀的苍白的手,狠狠朝自己心口插了下去。

    “噗——”一抹浓浓的鲜血飚射而出,喷了蒋云斌一头一脸。

    “啊,真的自杀了?”蒋云斌惊呼一声,跳起来。

    正在这时,叶开闪电般冲了进来,见此情景顿时一声惨烈大吼:“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