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86章 运气很重要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苦练十年%2c不如名师一点。

    凰这样一说,叶开终于开窍了,这时也顾不得她气急败坏的教训,连忙开启掌心封印,将结界里面的佛力引渡到全身,追逐着体内那无孔不入的尸毒。

    尸毒阴寒无比,但道济舍利里面吸收来的佛道之力却充满了暖洋洋的味道,从掌心蔓延过手臂,进入全身经脉,穴道,像是一下躺进了蓄满热水的浴缸,舒舒服服的洗热水澡;但这舒服也是相对的,佛门法力跟尸毒在身体里相互开战,他的身体就是战场,尸毒在被慢慢消融的同时,战场上也满目苍夷。

    “叶开,叶开,你怎么样?”宋初涵看见他跌坐在地,满脸苍白,人还没靠近,就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阴冷之意从他身上散发,大热天的晚上,比开空调还要让人冷几分,这是从心底冒出的寒气。

    甚至,她在叶开的头发上,看到了一些冰渣。

    她刚要伸手去摸叶开的额头,后面过来的曹二八赶紧喝止了她:“别碰他,他身上的尸气非同寻常,普通人一碰就死,他正在慢慢炼化,我们在旁边等着就好。”

    算命道爷说完也是一屁股坐倒在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药丸吞下。

    刚才一战,他也是出了大力气。

    宋初涵有些担心那诡异的敌人会再回来,不过半个多小时过去,还是平安无事,而此刻叶开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黑乎乎的血,身体摇摇欲坠。

    她下意识上去扶了一把,这才感觉到那吓人的冷意已经不见了:“叶开,你怎么样?要不要送医院?”

    叶开感觉到宋初涵,索性一下倒进她的怀抱,脑袋靠在她身上,有气无力的说:“消耗很大啊,灵力不够用,你能给我捏一把就好了。”

    宋初涵啐了一口,也想到了那次在卫生间被捏过后的剧痛,没好气的说:“刚刚你怎么不索性被打死,这个样子还有心思想这些。”

    “嘿嘿嘿,我这是苦中作乐,没力气了,你抱我回去吧!”

    “你……”

    “叶子,我刚才看你用的好像是佛门九字真言术,你不会是佛道中人,是个俗家和尚吧?”曹二八站起来,眼神古怪的看着叶开,他自己是假道士,叶开要是假和尚的话,也算是一家亲了。

    叶开连连摇头:“no%2no,我才不是和尚,我还要讨老婆呢,快点走吧,留在这里不安全。”

    宋初涵开的警车算是废了,能不能拖去4s店修好还两说。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城郊路上,连辆过路的车都没有,曹道爷背着没了力气的叶开吭哧吭哧走路,嘴里碎碎念:“他奶奶的,道爷我从来都是背女人,背男人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这是道爷的处男背啊!”

    叶开给自己丢了两个青木咒,完了后眼皮都合上了,不知不觉直接睡了过去。

    ……

    ……

    等叶开再次醒来,发现在一个装修考究充满欧式风格的房间里。

    入眼处就是一盏豪华漂亮的水晶吊灯,对面墙上壁挂式的液晶电视机,以及舒适的大床,精美的天花板;窗帘并没有完全拉上,一束阳光从外面射进来,透着暖意。

    这是哪?

    叶开不记得来过这里,也不是酒店里的风格。

    竖起耳朵倾听,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由于隔距离也有点远,听不太清楚,他直接开启了不死凰眼,透过几道墙壁望过去,看见正是紫熏和宋初涵,站在某一个房间里。

    这厮没听见两人说什么,精神倒是全放在她们的身上了,因为此刻两女穿的真是太他娘好看了,大夏天的,本来穿的就少,不过这两个绝色却是穿了一套布料少到可怜的比基尼泳装,一红一绿,紫熏穿的是红色的,宋初涵绿色;暴力女警前面的大肉罐头实在太傲娇,她那套泳装似乎有点不太合身,正在让紫熏帮她调整系带,手指一拨一弄之间,就引起一阵波浪动荡,好看的无以复加。

    “两个都是绝色佳丽,站在一起真是春兰秋菊,各有千秋,男人得到任何一个都是百年修来的福气。”

    “看她们的样子好像要去游泳,要是我也混进去,装作不会游泳,岂不是……”

    正在叶开想着美事,蠢蠢欲动的时候,凰的声音响起:“哼,就凭你现在的修为境界,对九尾血脉那是别想了,要是再不加把劲,恐怕连化仙境界都要一辈子无法达成,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事情。”

    叶开听了有些不服气了:“我从踏入修行路到现在,最多也就半个月功夫,你给我的修行百科杂谈我也看了,上面说天才的修炼速度,从修行入门气动境到胎动境,最快也得半年时光,我也没给你丢脸吧?”

    “这你也好意思说?你的情况跟那些不同,我跟你签订神魂契约,你这小子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好处,还有,你还得到了地皇塔,得到了极品灵晶,甚至还有一颗佛陀的舍利,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没了这些东西,你现在恐怕连门都入不了,这是运气,跟天才无关。”

    叶开嘿嘿笑:“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是吗?要不然在这废星系的小千世界里,连灵气都没多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进步?凰姐姐,如果把你丢到一个没有半点灵气的地方,让你从气动境修炼到胎动境,你能办到吗?”

    凰不说话了。

    没有半点灵气的地方,那就是死地,别说气动境,就算来个神仙,也要从仙境跌落,最后化为一堆白骨。

    实际上,叶开刚才说的一句话她挺赞同,运气就是实力的一种,就算资质差一点,如果运气逆天,鸿运当头,天才地宝随手就能捡到,何愁没有成就?像他现在隔三差五就弄到几个连自己都要眼红的宝贝,凰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他的实力。

    况且,经过了多次淬炼肉身的他,资质又能差吗?

    但她自然不会夸赞,不然这小子还不尾巴翘到天上去,哼了一声说:“少在那里转移话题,你在我的教导下,要是连这点成就都没有,那可以直接笨死了;你现在最缺的是战斗经验,对自身实力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战斗的乐趣,每天都给我去享受血与火的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