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00章 我想上厕所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韩宛儿看到叶开邪魅带着狼性的目光,再听到如此言语,这下子真的害怕起来,心想这下完了,真的羊入虎口了,自己怎么会那么蠢,留在隔壁多好。

    “叶……叶开,你,你别乱来,我,我,我有病,我身上很脏的……”韩宛儿腿脚挣脱不开,玉足被他大手掌控住,又羞又急,紧张害怕之下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哈哈哈……”叶开实在没有忍住,当即哈哈大笑起来,“韩助理,你说的真是太对了,你身上确实有点脏,白天出了那么多汗,晚上又没洗澡,都有股子酸味了,特别是这双脚,你自己闻闻,简直能把大象给熏死。”

    叶开说到这里就放开了她的脚,可这一来,韩宛儿恼羞成怒了,她一下跳起来,抓起旁边一个枕头就朝叶开乱舞乱挥,女孩子都是爱干净爱美的,叶开居然这么说她,她哪里还能忍住,就算真得要被那啥啥,一时间也顾不得了。

    叶开哼了一声,伸手就抢走了她手里的枕头:“韩助理,你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这枕头是人家的,弄坏要赔的。还有,你自己看看你的脚,是不是已经不疼了?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还像泼妇一样又打又闹,真是狗咬吕洞宾,人心不古啊!”

    韩宛儿闻言一愣,看看自己的脚,好像真的不疼了,而且还感觉凉丝丝的很舒服。

    原来是刚才叶开抓住她脚的时候,已经将灵力输入她的脚脖子,在透视之眼的帮助下,短时间内疏通她有些淤血的经络,剩下一些灵力更是帮助她将伤患的疼痛消除。

    他又不是真的色狼,刚刚只是看她不爽吓唬她一下而已,而且她们虽然没洗澡,但脚还是洗了的,哪里会臭。

    韩宛儿咬着嘴唇,眼圈红红的盯着他,仿佛吃了他的心都有。

    叶开并不理解,说一个美女身上又脏又臭,是男人绝对的忌讳,而且还是当着另一个美女的面,所以,就算叶开现在治好了她的脚伤,可她心中的怨念,一点都没有减少。

    最后还是紫熏下来把韩宛儿拉上了床:“宛儿,你不要生气了,哥哥这家伙就是这样,说话不经大脑,更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他明明是想让你分心好方便治疗你的脚伤,哪知道想出这么个幼稚的方法,好了好了,他也没洗澡,身上汗更多,更酸,更臭,咯咯咯……”

    她嘴里叫着哥哥,说的话却是像在训弟弟。

    叶开也没再反驳,坐在凳子上拿出陶老头给的小册子,慢慢的看了起来。

    ……

    ……

    d县,竹径小区。

    这里就是宋初涵所租单身公寓的地方。

    而就在她的房子里,袁同罡闲庭兴步的正在骝达,拿起一本放在架子上的相册,津津有味的翻看。

    上面很多是宋初涵和紫熏两个人的照片,当然也有别的;袁同罡越看嘴角翘得越高,喃喃自语道:“以前真是没留意,这名小女警看起来比紫熏还要有味道,好诱人的白羊啊,今天晚上,就看我袁同罡怎么调教你吧!”

    慢慢等待,他并不着急,还从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喝喝,最后甚至睡在了宋初涵的床上,可一直到半夜十二点,还没见女警回来。

    “难道,女警喜欢泡夜店,彻夜不归?”

    袁同罡一个电话打出去,语气就有些不太好了:“喂,老白,你怎么搞的,小女警到现在都没回来,怎么盯人的?”

    那头惊讶道:“袁少,小女警你现在都没见到?不可能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得手了呢,她早就回去了啊?”

    “哼!”

    袁同罡很不满的挂断了电话,随后将宋初涵和紫熏的一张合拍照放进口袋,从阳台跳了下去。

    今夜,算是白等了。

    ……

    ……

    叶开坐在房间里,听到床上的紫熏和韩宛儿没过一会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今天白天她们爬山费了不少体力,累成这样也是正常。

    只是两人的睡姿着实有些令他啼笑皆非,大概是不愿意盖别人用过的被子,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没脱,可山里晚上的气温低,两个人紧紧搂作一团,四肢交缠,交颈而眠,乍一看真会以为两美女之间是不是存在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他笑了笑,继续看书。

    老头给的炼丹入门小册,上面写的东西简单易懂,但要做起来却不容易;炼丹第一步,熟悉药理,光是这一点就把他难倒了,天下灵草灵药,每一种都各有属性,冷热,功效,忌讳,中和,甚至耐热度,熔点,等等,不一而足;第二步,炮制,每种药材由于本身材料不同,有些含有杂质甚至有害物质,需要事先炮制,水洗、日晒、去皮,烘干等等,也各有不同;第三步,才是入炉炼丹,这方面,就需要控制火候,每一种药投入丹炉需要用多大的火,是不是均匀,这很关键,火也不是普通的柴火,那不好控制,而是用自身控制的火源,称之为丹火。

    可以这么说,药材是炼丹的根本,而丹火,是必不可少的灵魂。

    然而丹火,也不是这么容易得到的,这需要去寻找火源,通过种种手段炼化,最后成为自身的一种控火法诀。

    “凰姐姐,这炼丹看起来好难啊,步骤和知识面都需要很广,还要各种尝试熟悉,没个实打实的三年下来,恐怕连门都入不了。”叶开有些颓然的说。

    “那是自然,不管在哪个世界,炼丹师都是一种稀缺资源,是各种门派势力争相抢夺的对象,一名高级炼丹师,身价可比百名化仙境修士,至于大师级和传说级的炼丹师,那就更不得了;每一名炼丹师,除了需要有天赋,耐性,坚持,还需要海量的药材和灵石堆积起来,所以,叶开,如果你能成为炼丹师,特别是到了高级炼丹师,那以后你要复活你妹妹的材料,都不需要自己去收集,别人会眼巴巴的送上门来。”

    叶开闻言,一颗心顿时火热起来。

    一切跟妹妹扯上关系的事情,他都有兴趣,炼丹师如此逆天,机会摆在眼前,浪费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正在他心里千思百转的时候,忽然紫熏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眯开一只眼睛看向叶开:“哥哥,我想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