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01章 被狗咬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上厕所找哥哥?

    难道要哥哥帮忙把尿?

    叶开思路还沉浸在炼丹的各种复杂中,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睡眼迷蒙的紫熏怔怔发呆,这时候的她,身上衣服睡得邹巴巴,浑身有种慵懒的写意,与白天有着截然不同的美丽姿态,特别是一件雪纺的上衣肩膀微微倾斜,露出一片雪白娇嫩的肌肤,诱惑无限。

    叶开忍不住就在那片雪白上多看了两眼。

    “我一个人不敢上,你能不能陪我?”她眨了眨眼睛,另一只美眸也睁了开来。

    “哦,好的!”

    叶开才明白过来,这山村泥草房子里没有室内卫生间,上厕所只能去外面一个露天茅坑,天黑漆漆的,时不时还有野兽虫子的鸣叫,她一个女孩子自然不敢独自出去。

    叶开起身,紫熏穿上鞋子后两手自然的挽住他胳膊,并行走出房间。

    “咔哒!”

    “哎哟!”

    紫熏轻唤一声,原来是脚尖磕到了门槛上,身子踉跄一下差点跌倒,叶开眼疾手快,连忙伸手一把抱住,两人的身体顿时贴在一起;叶开还没什么,紫熏却像一下被点中了穴道,半边身体趴在他怀中,一动不动。

    “妹妹,怎么了?”温香软玉在怀,叶开又血气方刚,几秒钟过后,他也有些心思浮动起来。

    “哦,刚刚吓了一跳。”紫熏脸上红晕的颜色悄然爬起,从他怀中离开的时候心中竟然有一些不舍。

    露天茅坑只在三面围了一些茅草扎成的排子,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圆缸,日晒雨淋,臭气熏天,紫熏还没走近十米远就皱着眉头不肯挪步了,这东西就算是叶开也只在小时候见到过了,让他坐在那圆圆的缸边上厕所,他也坐不下去。

    “那个……,要不就找个没人的角落上一下算了?”叶开提议。

    紫熏苦着脸,也只好这样了,何况她是被尿憋醒,小腹感觉已经有点涨了。

    叶开视力好,晚上照样一清二楚,马上找了个干净点的墙边,让她去那里上厕所。

    “你,你不准偷看啊!”紫熏严重警告了一句,然后摸索着开始悉悉索索。

    叶开笑了笑,他要偷看的话,刚才在房间里直接开启不死凰眼就能看得纤毫毕现,何必等到现在,只是几秒钟后,听到沙沙沙的水流声,他年少的心中不免多了一些莫名骚动的东西,脑袋不受控制的转动了一个角度,在瞥到一片雪白后马上又挪开了视线。

    美色当前,人品节操最重要。

    “熏熏,熏熏……”这时候,一个声音像做贼似的从房子墙角传了过来,不用问肯定就是韩宛儿了,紫熏从床上爬起来,自然有些动静,加上她本身也有些尿急。

    “这里,这里,宛儿,你别这么说话,怪寒碜的,我在……上厕所呢,你也来吗?”

    韩宛儿是带着手机出来的,手电筒一照,紫熏就不淡定了:“哎呀,宛儿你别照啊,别照……”

    见到紫熏蹲在墙边撅着一片雪白的样子,韩宛儿惊呼一声,赶紧把手机电筒射向别处,叶开忍着笑,淡淡的来了一句:“今晚明月当空,山风习习,两位美女在这里自便,我去那边赏月。”

    两女听到自便两个字,顿时脸色羞红,紫熏还是不放心的叮嘱:“哥哥,你别走远了。”

    韩宛儿继紫熏之后,让她放哨,她放水,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正在一半的过程中,忽然听到一阵狗吠,白天见过的那条大黄狗唰一下也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在韩宛儿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狗一下窜过去直接咬到了她的屁股。

    “啊——”

    一声惊动整个小山村的痛叫。

    “呜呜呜——”紧接着就是狗的一声惨嚎,嘴巴一松,没声音了,这当然是叶开马上赶来,一下伸出手掐住了狗的脖子,轻轻一用力,大黄狗就痛晕了过去。

    这一来,把山村里几户人家都给惊醒了。

    叶开朝韩宛儿被咬的伤口上一看,红呼啦咋一片,伤口还挺深,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会被两女看见,当即手指画符,一道青木咒打入了韩宛儿的伤口,血迹他就不擦了,赶紧让她提上裤子。

    不一会,好几个村民跑了出来,其中就包括那名猎户和叶开等人借助房子的那对夫妻。

    简单解释了一番,众人也就散去了继续睡觉。

    韩宛儿被狗啃了一下大屁股,叶开觉得挺滑稽,这张牙舞爪的女人此刻哪里还有半点睡意,更让她羞愤欲死的是,裙子还被尿湿了一片,都不能穿了。

    所幸叶开随后并没有跟她们一个房间,才让她稍微好过了一些。

    ……

    ……

    第二天回程,韩宛儿顶着一双熊猫眼,精神萎靡,看见叶开的时候神情很是别扭,隐隐还含着一些怒意。

    “韩助理,你是被狗啃了,可不是我啃你的,你不用这么瞪着我吧?”叶开一边轻松走着山路,一边笑嘻嘻的说。

    “不是你找了个破地方,我能被咬吗?你就是个扫把星。”韩宛儿说着一脚踢向他小腿。

    可叶开什么身手,轻轻一晃就避开了,唉声叹气道:“我现在算是真正见识了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你说要不是我及时救你,恐怕你身上要掉一块肉了吧?虽然你屁股大,可被咬掉一块肉也不好看呀,到时候被你老公一看,哎呀,老婆,你后面怎么有个洞?”

    “噗嗤——”

    紫熏闻言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音,结果越想越好笑,笑到花枝乱颤前俯后仰不能自己。

    韩宛儿真想直接找个洞钻进去,狠狠跺了跺脚,快步朝前面走去。

    等到半路上车,两个女人是怎么都不让叶开坐驾驶位了,最后还是紫熏开车,回d县。

    韩宛儿被狗咬了,去防疫站打狂犬疫苗是免不了的,就算是叶开,也不能保证青木咒可以完好无损的清除毒素,这么漂亮的大姑娘,要是得了狂犬病那就暴殄天物了。

    在防疫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名女值班医生看了看韩宛儿的屁股,眼睛溜了半天硬是没找到伤口:“小姐,你是不是记错了?你这里没有被狗咬过的痕迹啊,你确定真是昨天晚上刚刚被咬的?”

    韩宛儿一路上还担心要留疤呢,哪想到是这个结果,一摸光滑溜手的皮肤,当即也懵了。

    好在她记得很清楚的确是被咬了,在强烈要求下,还是打了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