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09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从派出所出来,几个人也没走远,就在附近找了一家能说话聊天的茶馆。

    叶开给纳兰长云介绍:“这是我结拜妹妹紫熏,这是我师妹宋初涵,这是麻衣门的高徒曹二八。”

    叶开这一番介绍,纳兰长云精神头就上来了,原来很随意的眼神也变的谨慎起来,心里嘀咕:“这叶兄弟果然不是普通人,而且还有同门师妹跟在身边,这结拜的妹妹估计也不简单,还有这位穿的像算命先生的什么麻衣门……麻衣门是什么门派?”

    作为军情九处的中队长,职位和地位摆着,又是古武门派出身,知道也多一些,他知道夏国修行界里,最有名的是一山一门一宗一阁,分别是蜀山、昆仑门、东华宗、还有藏剑阁,当然还有不少小门小派,只是麻衣门却是从来没听说过。

    此时叶开又说:“纳兰大哥,我想你肯定知道,我只是当了一回颖颖的挡箭牌,妹夫这个称呼,可不能乱叫的。”

    纳兰长云故作不知:“什么?是挡箭牌……我还以为是真的呢,而且我们家里的长辈可都当了真的,叶兄弟,小颖愿意把你推到人前介绍给别人,我看心里是有你的,你们俩……”

    说到这里,他忽然感应到旁边紫熏和宋初涵射过来的眼神有些不太友善,心里一咯噔,当即闭了嘴。

    这杀伐果断的男人这时候才看清紫熏和宋初涵的长相,跟家里的妹妹一比较,他心里就凉了半截,要说外貌么,他觉得妹妹也不差,可是人家一个师妹妖娆婀娜,一个干妹妹楚楚可人,再想想胞妹女汉子的脾性……哎!

    “纳兰大哥,关于蒋家别墅的灭门案……”叶开打算转入正题,可刚开了个头,纳兰长云就拦住了他,说,“叶兄弟,我们先私下聊聊。”

    到了一个稍微偏僻点的角落,他悄声问道:“叶兄弟,哥哥我这次带过来的人并非嫡系,有些话不能入六耳,我只问你,蒋家的人,不会真是你杀的吧?”

    叶开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认为。

    “纳兰大哥,你误会了,蒋家的人可不是我杀的,但我知道是谁……,我这次过来,也正是要告诉你们,蒋家别墅里的案子不寻常,普通人搞不定,杀人的是个从地底下爬出来的家伙,非常难缠,我前两天还中了招,所以我劝你们,暂时不要插手。”

    这下轮到纳兰长云愣住了,他先前一直以为是中了什么奇毒,可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家伙是什么东西?僵尸吗?

    他皱紧眉头说道:“如果作案的是修行之人,那我们第三中队还真是插不上手,但我可以汇报上去,会有专门的人来处理这起案件。”

    叶开道:“那倒不需这么麻烦,既然我现在碰到了,斩妖除魔是我辈本分,纳兰大哥你等我几天时间,到时候我擒了那家伙,让你回去交差。”

    事情就如此定下,两人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临分别时,纳兰长云当着宋初涵紫熏的面,还是硬着头皮小声说了一句:“叶兄弟,从f市离开后,你是不是还没给小颖打过电话?有空打一个吧,她那边压力挺大的。”

    ……

    ……

    目送纳兰长云等人离开,算命道爷忍不住八卦:“叶子,小颖是谁?长得怎么样?”

    紫熏和宋初涵也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等答案。

    “老曹,你真的应该换个名,叫曹三八,哪这么喜欢打听八卦的。”叶开开口说,才不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两个是女人,女人总可以问吧,说说又没什么,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牵手了没有,亲嘴了没有?或者,床单滚了没有?”宋初涵穷追猛打。

    叶开狂汗不止:“什么都没有,人家比你还勇猛,江湖人称女汉子。”

    宋初涵哇的一声说:“同道中人,那要认识认识。”

    正说着,紫熏的电话响了,里面一个女员工小声说道:“紫董,公司里来了两个很凶很凶的家伙,眼睛长在脑壳上,说是一定要见你,怎么办?”

    紫熏一怔,猜测大概就是袁家的人,只是没想到会找去公司:“好的,我知道了,等会就过来。”

    叶开等人早就听见里面说话的内容,这手机对他们开说,就跟开了免提没什么两样,他洒然道:“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要来,咱们就去会会那袁家,看这次派出来个什么货色,脑袋长在脑壳上?老子就把他们打成螃蟹,让他们横着出去。”

    四个人一台车,风风火火的赶到熏然珠宝,叶开都准备好大干一场了,可紫熏一见此刻已经大刺刺坐进她董事长办公室的一男一女,脸色顿时一僵:“三娘……,二,二叔?你们怎么来了?”

    原来不是袁家的人,而是紫家的人。

    三娘,也就是上次紫熏打电话过去求助结果被否决的女人,全名叫谢婉君,正是紫熏他亲生父亲紫成豹的第三个老婆;二叔,则是紫成豹的二哥,紫成虎。

    三娘出现在这里,紫熏还能不那么奇怪,可二叔亲自过来,就有些捉摸不透了,在她印象中,这个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紫成虎的表情淡淡的,看见门口进来几个人也没什么表情;倒是谢婉君一双冷目在叶开和曹二八身上扫了几遍,最后落在叶开身上,很不客气的问:“你就是挂我电话的那个男人?”

    藐视!

    叶开在她眼中看到的全是藐视,这个女人看着自己,就好像在看一只路上正在爬行的蝼蚁。

    可是,叶开何尝不是如此。

    他用不死凰眼扫了一眼,发现这个女人丹田里空空如也,基本没什么武力值;而那个二叔倒是不太简单,内力比纳兰云颖要高深一些,但先天初期武者应该是顶多了。

    在半山监狱的时候,这种人物他还需要仰望,可现在已经不够看了。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女人啊!”他淡淡回应,眼皮半耷拉着,目光在女人身上一晃而过。

    “放肆,你是什么人,竟敢这么跟我说话?”谢婉君被他这种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得三佛出世二佛升天,尖着喉咙厉声喝道,几颗唾沫星子从她嘴里喷射出来。

    叶开轻轻侧身避开,却嫌看她一眼都觉得费力。

    紫成虎大刺刺的坐在老板椅上,眼睛盯着办公桌上的笔筒,缓缓说道:“紫熏,长辈们找你谈话,无关人等就不要出现了吧,让他们出去。”

    紫熏露出为难之色,叶开朝宋初涵曹二八道:“你们先去外面,我是紫熏的哥哥,不算外人,我陪她就行。”

    话音刚落,紫成虎一声冷哼:“你算个什么东西,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