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10章 紫成虎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紫成虎的声音里含着一道内力,强劲刚猛,随着一个滚字直冲叶开面门,他想用这一个字就把叶开震得吐血。

    因为他很讨厌现在叶开脸上的表情,云淡风青,睥睨天下。

    可这应该是他的表情才对。

    呼呼呼!

    一团风吹起了叶开的发丝和衣角,但除此之外,他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好像真的只是来了一阵南风。

    “嗯?”

    “怎么回事,居然没反应?”

    紫成虎的眼神一闪,有些出乎意料,难道自己的内功退步了?而叶开则自然而然的拉着紫熏在旁边沙发上坐下,说:“我只是无名小卒,无足挂齿,但我听说紫家在s市有头有脸,数一数二,既然你们都承认紫熏是你们紫家的人,那再好不过了,眼下有个事情,正好你们两位长辈来做个主。”

    紫成虎闻言没说话,谢婉君却铁青个脸要去拉叶开,张嘴喝道:“做什么主?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种小瘪三说话?出去,给我滚出去。”

    叶开眉头微皱,朝宋初涵看了一眼。

    虎妞会意,一把拉住她就扯了过去,她知道紫熏的经历,对紫家人当然没什么好印象,动手也不怎么温柔,结果疼得她哇哇大叫。

    “放肆,我紫家的人你也敢动?”

    紫成虎怒喝一声,捞起面前的笔筒就朝宋初涵扔过去。谢婉君在紫家算不得什么,也没什么地位,可别人当着他的面欺负她就不行。

    普普通通的笔筒,注入他的先天真气后,里面的三支笔如同弓弩上射出的利箭,分三个方位朝宋初涵身上疾射,一个笔筒也旋转着砸向她的脑袋。

    这四样东西,每一样都能致命。

    见到这一幕,叶开脸上杀气一闪,腾一下站起来就要出手,不过站在宋初涵旁边的算命道爷横身拦在了她的前面,这货灰色道衣无风自动,嘴里得波得念了个什么,伸手一捞,就把三支笔一个笔筒牢牢抓在手中。

    “这位居士好大的火气!”曹二八淡淡的说道,神态像位得道高人,但熟悉他的人知道,这厮绝对是在装13。

    紫成虎瞳孔一缩,自己刚才那一手用了多少内力他清楚,没想到这位算命道士轻轻松松就接了……,高手!紫家跟修行门派有往来,他当然知道夏国红尘中也有不少修行中人历练,而平时还穿着道衣走来走去的,不是专业骗子,就是有专业能力。

    “看来紫熏这弃女似乎找到了什么厉害的靠山,难怪态度这么强硬。”

    权衡利弊之后,紫成虎冷静了下来,重新坐回老板椅,对谢婉君的死活也就不放在心上了,问道:“紫熏,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三弟的女儿,虽然你离开了紫家,但这份血缘关系是抹不掉的,你说,遇到了什么困难,紫家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紫熏看看叶开,随后就把袁同罡的恶行说了一遍。

    但她自然不会说叶开废了他们一名武者,断了袁家大少爷的根。

    “哦?还有这种事?”紫成虎微微诧异,手指敲了几下桌面后说道,“我知道了,但这件事我也不能听你一面之词,这样吧,你跟我一同走一趟袁家,有什么事情当面说清楚。”

    紫熏又看了眼叶开,让他做主意。

    紫成虎不满道:“怎么,这么点小事,难道还需要一个外人来给你做主?”

    叶开站起来道:“谁是内人,谁是外人,可还得紫熏说了算,我是她哥哥,自然可以为她做主;你说的也没错,当面说清楚,那就一起走一趟吧!”

    叶开是觉得夜长梦多,他身上的事情多着呢,可没时间耗在这种地方,最好一次性把袁家和紫家的问题全解决了。

    ……

    ……

    袁家作为d县的土皇帝,势力还是挺大的。

    就比如说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把关于叶开的一切信息查了个底朝天。

    看着桌上几张写着叶开经历出生的纸张,袁家家主袁方冷笑了起来:“这就是废了我乖孙子的那小子?以前一直在摆摊,前几天刚刚从监狱里逃出去,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打败罡儿,还废了白大智?你们真的查清楚了吗?”

    出去查信息的人恭敬的站在桌前,不敢吭声。

    宅子里的人都知道,老爷子对袁同罡非常器重,是以后家主地位的传承者,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袁同罡家主是做不成了,可现任家主的怒火还没有发出去。

    “好,只要不是紫家的人就好办,把天涯,天坑,天台都叫上,我们就一起去见见紫家的弃女,为罡儿报仇!”袁方满脸煞气的说道。

    可等到人刚刚集合好,门外两辆车到了,正是叶开等人和紫成虎谢婉君。

    刚走到门口,紫成虎就大声唱了一句台词:“紫家紫成虎,前来拜会袁方家主。”

    紫成虎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恭敬,这是地位使然,袁家比紫家差得不是一星半点,紫家在昆仑门中的几位弟子要是拉出来,随随便便就能把袁家灭掉十几次。

    声音滚滚,充满霸气。

    叶开微微笑了笑,心想这紫熏的二叔,本事不见得多牛叉,但装得一手好比,光是这一浪叠一浪的声音,也能把人唬住。

    袁家正准备出发的几个人闻言当即愣住,面面相觑——

    “紫家紫成虎,二当家的,突然来我们袁家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弃女紫熏的事情?”

    “不是说伤人的是叫叶开的小子吗?难道跟紫家也有关系?”

    “哼,说不准是听说同罡半夜闯进紫家弃女家里意图非礼,紫家的人知道了,明着是为她出头,实际上是要得到一些好处吧?可是同罡都被废了,难道我们袁家真那么好欺负?走,去会会他!”

    几个人出去的同时,紫成虎一行人也径直走了进去,门口的两名守卫根本拦不住他们,“呯呯”两声,就被紫成虎打成滚地葫芦。

    紫成虎这样做是有充分的理由,为紫家的紫熏出头,而他这样的目的,的确跟袁家人猜测的相似,以紫熏为由头,尽量获取好处。

    “啊,是他,就是那个男的,穿白衬衣的,就是他废了少爷的根!”

    那白大智就站在前庭,当看见叶开随同过来,马上指着叶开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