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24章 蛮不讲理和没心没肺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叶开不知道这老头是真的医术不太行呢,还是怎么的,反正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别的病人进来说要看病的,他直接伸手把床边的帘子一拉,顿时只剩下他跟宋初涵单独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宋初涵腿好受了些,眼泪和脑门上的汗水也就止住了,说:“你真的会接骨啊?怎么学的?”

    叶开看着她的俏脸,见上面有泪痕留下,想也不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擦拭掉,她的肌肤柔如凝脂,入手滑腻。

    他的指腹在她的脸上轻轻滑过,留下一抹温度。

    宋初涵问话的时候本来就看着他的眼睛,此时此刻,发现他眼中竟然满是淡淡的温柔,那与往常不同的表情神态,竟像一壶刚刚烧好的开水,烫了她的胸口一下。

    四目凝视,两人都有瞬间的失神。

    还是叶开心神一动,率先露出一个邪魅的笑:“我不会接骨,但我玩过接火柴棒。”

    外面的老医生见里面迟迟没什么动静,有心想撩开帘子看里面的动静,他一来是为叶开能接好宋初涵的断骨表示百思不解,很想知道原因,二来又担心刚刚接好的骨头又被弄坏了,有些着急。

    “喂,小伙子,怎么样了,不行的话可别乱来,这是一条腿啊!”

    “放心吧,大爷,把你抽屉里的茶叶准备好吧,我走的时候要带走。”叶开笑了笑回答,这时也不再犹豫,手指上灵力闪现,当着宋初涵的面在空中慢慢画起了青木咒的符箓图文,现如今,这幅符箓的描绘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简单,用了很多次了。

    可宋初涵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一幕,一双妙目盯得死死的,等到那符箓绿光一闪,化为一泓清水般流入她的断腿,她马上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感受着腿上传来的丝丝变化。

    随后,叶开又接连用了足足五道青木咒下去。

    “小……师哥,这是什么?”

    “一个小小的疗伤术,可以加快你的伤势恢复,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还疼吗?”

    宋初涵看见自己腿上的青紫和肿起正在快速好转,疼痛也渐渐减轻,这神奇的一幕实在太让她感觉震惊了,妙目涟涟,一会看看自己的伤腿,一会又看看叶开。

    外面的老医生听到说话声,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下从帘子的合并处伸进半个脑袋来,结果只看见叶开的一只右手覆盖在伤口,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原来是叶开为了让她快点恢复,除了用五道青木咒,还在用自己的灵力为她疏导气血。

    “大爷,想看就看呗,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叶开看了看半个脑袋,笑呵呵的说道,“来来来,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虎妞,自己站起来给咱大爷笑一个。”

    宋初涵也是好奇,一时间忘了问哪个才是大爷了,轻手轻脚的从床上挪下来,稳稳的站在地上,看的边上老医生又是紧张又是惊诧,待宋初涵忍不住想要走一走的时候,叶开却拦住了她:“别动,这才过了几分钟,你就想能走能跑了?真当我是大罗金仙,这样吧,还是麻烦医生大爷帮你打个石膏吧,放心一点。”

    然后对老医生说:“医生大爷,你看看她这腿,我说三天好,你现在信吗?”

    刚刚还青紫一片,肿如馒头的腿,居然一下恢复了白皙美好,肿也消了,这如何让老医生接受,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你们,你们是联合起来骗老夫的?演了这一出戏来骗老头子的极品雀舌茶?”他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哎呀,这老头子没一点赌品,年纪一大把,连愿赌服输的道理都不懂,算了算了,小虎妞,反正我也不太喜欢喝茶,拿一个没赌品老头的东西,我还嫌没格调呢,来来来,我抱你出去,再休息一晚,你这腿差不多就能好了。”叶开说完真不理会老头了,抱起宋初涵就要走。

    不想老头也是有脾气血性的人,哼了一声,当即去抽屉角落里把那盒珍藏的特供茶叶拿了出来,一脸肉疼的给叶开:“拿去,谁说老头子没有赌品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用了什么骗术,但既然是我亲口应承的,自然遵守约定,哼!”

    “哈哈,谢了大爷!”叶开抱着宋初涵出门,打石膏是要个隔壁医疗室的。

    看着他们出去,那医生大爷还在疑惑纠结,满脸心疼,可想起刚刚自己查看的结果,那小姑娘的腿的的确确是断了呀,总不能她那腿已经断出水平来,一直都这那个样子的?

    一念及此,老头又跟着到了医疗室,发现真有一个助理医师在给她打石膏,他还听到姑娘家在抱怨:“臭小子,你明明可以在会所的时候就治好我,为什么偏偏等现在才出手,让我疼了这么久,你是不是故意的?”

    叶开叫:“天地良心,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我是听你的话,你让我放你下来,我就放你下来了,你让我叫救护车,我也叫了,这还不好啊?你们女人,真是蛮不讲理。”

    给宋初涵打石膏的女助理忍不住了,插一句道:“你女朋友都断腿骨折了,你怎么还跟她吵,我们女人蛮不讲理,还不是因为你们男人没心没肺。”

    呃——

    叶开一愣,心说完了,得罪妇女同胞了,看这女助理一脸愤愤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否早上刚跟男朋友吵过架,嘿嘿一笑不说话了;宋初涵却因为她一句女朋友,脸上微微红了一下,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偷偷瞄了叶开一眼,也并不反驳纠正。

    “医生,医生,快点过来,我兄弟手脚断了,快点给他接骨!”正在这时,外面有男人大声呼喊的声音传来,然后是几个人匆匆经过门口。

    叶开看了一眼后,冷笑道:“没想到那几个家伙也跑来这家医院看骨折。”

    宋初涵没见到人,问道:“你是说,华景龙的那几个朋友?”

    “除了他们还能是谁?你放心,他们打断你一条腿,我打断他们双手双脚,算是给你出气了吧?你要还嫌不够,等他们好了,我再去打一遍。”

    这话听的女助理一阵心抽。

    宋初涵连忙皱起眉头,拧了他一下:“说什么呢?好了,石膏弄的差不多了,我们赶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