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43章 同床共枕眠(求订阅)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另一个房间。

    纳兰长云的一名手下说:“老大,你可真舍得啊,把你的宝贝妹妹跟叶老弟这样放在一起,恐怕明天天一亮,你就真成名副其实的大舅子了。”

    纳兰长云哈哈笑道:“这不就是我盼望的么?我们家老爷子可是下了死命令,这个孙女婿他很满意,一定不能黄了,黄了就唯我是问,你想想,我有多难,我又不能替我妹妹上床,哎!”

    “那倒是,像叶老弟这样的能人,又年轻,前途不可限量,老大,你说能不能把他弄到我们三组来?有这样的牛人在,以后我们跟陶秀晶那老娘们对上,也不会太吃亏。”

    “这个有点难度,看情况吧,这次小颖能把人拿下,那就机会大多了。”

    …………

    两人说话的时候,纳兰云颖正在用力挣扎,可叶开的力气很大,她怎么都无法从他身上翻下来,反而因为这样的动作导致两人的身体摩擦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火爆程度,当她感受到身下某处的冲击,顿时心潮汹涌,气息紊乱,脑子里一阵阵眩晕突然涌上来,甚至身下那位置也跟着狂跳颤抖,仿佛有洪水猛兽要爬出来似的。

    悸动!

    紧张!

    还有……痒痒!

    “呼,乖,别动,睡觉!”叶开迷糊中嘟囔,那该死的手终于拿了出来,只是停留在她的柔软后腰处,滚烫的手掌接触下,再次令她心神一阵颤抖,只是,酒醉后的效果也随着血液的加速循环后劲爆发。

    说来也怪,听到叶开的这个声音,纳兰云颖感觉心头一松,果然就不动了,喷出一口含着酒味的气息,四肢软下来后,趴在他身上沉沉睡去。

    这一夜,就如此悄悄而过。

    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夜都有些过于浮躁,让人心里不踏实,就好比是紫熏,宋初涵;就连纳兰长云也有些心里忐忑,毕竟这件事做的有些不太光彩,要是拔苗助长帮了倒忙,让两人反而生出嫌隙,那就真的完蛋了。

    “嗯——”

    一声轻哼,叶开从迷迷糊糊中醒来,最晚被灌的太厉害,宿醉的后果到现在依然头疼欲裂;只是还没睁开眼睛,他就感觉哪里不太对劲,怀里有个暖呼呼摸着很舒服的东西,他的手下意识滑动感觉了一下,当即惊讶的睁开了眼睛。

    “我的妈呀!”

    “这……”

    叶开这一惊非同小可,居然看到自己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女人,还是没穿衣服的女人,纳兰云颖。

    怎么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发现,自己的一只右手此刻正好放在纳兰云颖的丰盈腰臀上,好在他能感觉的出来,她的上衣虽然不见了,可裤子还在身上,只不过,他的半只手,插进了裤子里面,那有一道美妙的曲线,很适合手指尖的轻轻勾勒。

    入手酥软,滑腻,睡梦中他不记得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此时此刻,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快速的心跳,那手,也不知道该如何拿出来,因为,她的裤腰其实挺紧的。

    不仅如此,更让叶开有些心神摇晃的是,两人的腿紧紧交织着,早上嘛,男人总会有些特别的现象,特别是对血气方刚的叶开而言,那就更加严重一些,如此温香软玉在抱,只要不是太监,那就免不了一些尴尬。

    他轻轻挣扎了几下,想要把腿抽回来。

    可是,好难!

    与此同时,他发现纳兰云颖的眼睫毛似乎剧烈颤抖了一下,身体自然而然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变化,两秒钟后,他恍然大悟,女汉子应该早就已经醒了,只是看到眼前的光景,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索性就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那要不,我也装睡?”

    如此一想,叶开也不动了。

    只是眼皮一垂,入眼处是那丰满的雪白,像两只睡着的白兔子,特别可爱。

    这么多年,他可真没有跟一个女孩子有如此亲近的接触,他可真真切切还是一只处啊,哪有什么应对的经验,感情上完全一片真空;另一方面,这样的姿势,好像很舒服呢,紧张中的舒服。

    纳兰云颖的确是在装睡,虽然昨晚被灌醉,可她酒量好,适应性也强,所以醒得也早,早在叶开醒来前一个小时,她就醒了,然后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女汉子,毕竟也是女人,如此境况,她怎能不心神震动,羞涩难当,身体也自然而然生出反应,甚至忍得很辛苦。

    这样装睡了一个小时,她感觉比喝醉了还要晕乎乎,脑子里一片空白。

    可是最最重要的,她想上厕所啊,她分不清这是真的想上厕所呢,还是那啥啥?

    “这个家伙,怎么就不动了,也装睡?天哪,那我怎么办,尿急啊!”

    “总不能拉在裤子上吧?虽然已经……”

    正在这个时候,“咣当”一下,房门被推开,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叶老弟,还不起床啊,太阳都晒屁股了!”

    “……”

    叶开和纳兰云颖几乎同时睁开眼睛,脸上有着浓浓的惊慌无措,叶开一把抓过被子,将两人的身体完全遮住,那紧紧缠绕在一起的腿也挣扎分开,双双扯着被子坐起来,靠在床头。

    “呃——,你们,还没起床啊?”来人当然是纳兰长云,做戏做全套,昨天晚上是种瓜,今天早上是来收瓜的,他的出现才是画龙点睛之作,要不然两人什么都做了,又碍于颜面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那岂不是白忙一场。

    当看见两人惊骇的表情,还有地上两件衣服,纳兰长云满意了,不过脸上丝毫没有半点表示,而是说:“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那……你们继续,我们在外面等等。”

    云颖即便再是女汉子,也感觉有些吃不消这种话,出声道:“哥,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跟他……”

    纳兰长云道:“你们自己忘记了?昨天你们喝醉了,吵着要一起睡觉,分都分不开,我是早就明白了,你们俩还说什么演戏呢,当我猜不出来,早就好上了吧!行了,大哥我也没什么要求,叶老弟,我妹妹性格是有点怪,不过人是真不错的,我就把妹妹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对她好点,这也是我一个当哥哥的衷心祝福。”

    他说完笑了笑,就转身出门去了。

    叶开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昨晚是怎么吵着要跟女汉子睡一起的,完全没印象啊,只是看看边上一脸晕红的云颖,想着自己毕竟是男人,总要主动一些,就说:“颖颖,你感觉……”

    纳兰云颖抓起被子就跳起来:“我去洗手间。”

    看着她裹着被子跳下床,冲到里面,叶开着实有些蛋疼了,看看自己的裤子,好在健全,应该还没有脱掉处级干部的帽子,要不然真是……后悔莫及,第一次,怎么可以在没有感觉的时候就丢掉呢?

    捡起衣服套上,看到旁边还有一个深紫色的bra,规模还不小,脑子里回忆着当时是怎么摘掉这东东的,可全部是空白,这时一阵好闻的味道从上面飘进鼻腔,他就鬼使神差的凑过去嗅了嗅。

    “小流氓!”

    不想纳兰云颖上完厕所出来,刚好看到他这么猥琐的一幕,当即羞答答的喊了一句,劈手夺走他手里的小物件,捡起地上的衣服再次回到卫生间去了。

    小流氓?

    叶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想自己貌似也没怎么流氓你吧,要不然何至于裤子还好好的,心情一松之下不由吹起了口哨,说:“要不要我这个小流氓帮你穿呀?”

    他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想里面的女汉子顿了几秒钟后说:“行啊,你进来。”

    嗯?叶开微微一怔,下意识就开了透视功能,朝卫生间门里望了进去,结果正好看到纳兰云颖在里面拿着她那紫色bra置气,因为她发现后面的搭扣坏掉了,彻底穿不上了;当然,叶开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小东西上面,而是被她此刻前挺后圆的曲线给牢牢吸引了目光。

    纳兰云颖常年练武,体格柔软,身体呈现出黄金比例,该大的地方大,该瘦的地方也瘦,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伸出手摸着自己的一边胸脯,似乎在看上面有什么特别。

    叶开狐疑之下也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居然是一个牙印。

    哦,买糕的!

    这这这……这不是我咬的吧?一定不是,一定是她自己咬的,跟我无关,跟我无关,叶开默默念叨着,赶紧跑回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气喘吁吁;只是纳兰云颖要有多醉,才会自己去咬那个地方啊?

    “好了,小叶子,你去刷个牙洗个脸吧,一会就出去吃饭,昨天晚上喝太多出洋相了,你这家伙,酒量也太差了点,连我一个女人喝得都比你多。”从卫生间出来,纳兰云颖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叶开愣了愣,还以为她出来会大发雷霆呢,至少也会生气呀,没想到会是这样。

    纳兰云颖踢了他一脚:“愣着干什么,快去呀,老子我饿了!我们又没发生什么,干嘛一副我把你圈圈叉叉了的表情?”

    【作者题外话】:订阅,求订阅,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