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46章 你误会我了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走出内衣店没过多久,叶开发现纳兰云颖时不时耸耸肩,扭扭腰,甚至还伸手去摸一下后背,看样子似乎挺难受,他就停下来问:“你怎么了?”

    纳兰云颖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刚买的罩罩穿在身上感觉很不舒服,像是有什么东西戳进肉里一样,心想,难道是标签纸没撕掉?

    “难道身上长虱子了,还是蚂蚁爬进去了?”叶开又问了一句。

    “没有啦,可能标签纸没撕掉,你帮我看看。”纳兰自己用手拨弄了几下,发现没效果,后背那里还是挺痛,就跟叶开这么说道。

    “这……,在这里?”叶开有些不好意思,这里可是公众场合,边上人来人往的,那标签纸是在衣服里面,撕掉的话肯定要把手伸进去,虽然听起来是件美差,可终归放不开。

    纳兰性格本来就女汉子,这时背后戳的痛,感觉皮肤都被戳破了,也没那么多讲究,赶紧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让叶开帮忙。

    后面跟着的宋初涵满脸惊讶,不知道他们跑到那角落去干嘛,总不能随地撒尿吧?结果小心翼翼的探头过去一看,顿时吃了一惊,我了个妈去,这小王八蛋也太急色了吧,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伸手到女人的衣服里面,摸小姐的奶瓶子,你还要不要脸的啊?

    她觉得这小子没救了,自己想冲上去教训一番,可总觉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随后又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发到了紫熏的微信上,后面加上一句:“你哥被小姐勾走魂魄了,你说怎么办,皮鞭蜡烛手铐,还是吊起来打?”

    正在熏然珠宝上班的紫熏本来就不在工作状态,一想到叶开去找小姐就恨的牙痒痒,这时候忽然收到微信消息,一看上面宋初涵发来的照片,有图有真相,当即眼前一晕,把一个刚买不久的苹果手机重重拍在办公桌上,一张俏脸满是怒容。

    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刁钻,把叶开双手伸进女人衣服里面拍的非常清楚,女人腰背上的雪白肌肤也露出不少,特别是从这个角度看,两人一前一后身体紧贴,女人还半回头,脸上似有妩媚的笑容。

    这已经不光光是心里不舒服了,简直是哥哥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塌啊!

    太过分了,太离谱了,一个小姐,怎么可以这样?

    在紫熏拍着手机,非要把它拍碎不可的时候,办公室门推开,韩宛儿走了进来,见到她的样子有些惊讶,顿了顿说:“紫董,开会时间到了。”

    紫大董事长哪里有心情开会啊,挥手道:“不开了,不开了,你去开吧,我不去了!”

    韩宛儿愣了足足几秒钟,在她认识紫熏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发这么大火,连定好的会议都要取消,她脸上换上一副知心姐姐的笑容,进门后把门关上,小声问:“熏熏,出什么事了?什么情况啊,这是?”

    紫熏和韩宛儿认识多年,也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她也没多想,直接把手机丢给韩宛儿:“你自己看!”

    韩宛儿看了几秒钟:“这是……叶开?这女的是谁啊,太开放了吧?”

    “不知道,一个小姐。”

    “你说什么?”韩宛儿一惊之下差点把手机丢地上,叶开去找小姐,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不雅的举动,她也大吃了一惊,不过马上冷笑着道,“熏熏,我早就说了,这个家伙不是好人,是个骗子,还是个淫棍,你居然还跟他结拜干兄妹,太危险了,幸好这次被涵涵发现了,不然后果难料啊,趁现在,赶紧跟他撇清关系,以后再也不要来往了。”

    撇清关系?

    紫熏闻言却是心里抽了抽,虽然生气,但好像自己从来没生出过这种想法吧;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情,哥哥找小姐就找小姐,他又没老婆,这种年纪血气方刚的也很正常,我跟宛儿说这些干什么?

    ………………

    那一边,叶开终于帮纳兰云颖把新bra扣带上的塑料套环给扯掉了,实际上标签已经没有了,留下半根断掉的塑料套环扎到肉了,所以才会难受。

    从纳兰衣服里把手抽出来时,叶开忍不住心神动荡,手指在她腰背上轻滑了一下,皮肤细腻如凝脂,感觉非常好;纳兰是女汉子不错,可不是木头人,当然有感觉,身体一下僵硬,嗔恼的瞪了他一眼,小声道:“晚上还没摸够啊?”

    叶开脸色微红,脱口道:“这不是睡着了,忘记摸了嘛!”

    纳兰云颖呼吸都一下急了些,心说兔兔都被你啃出坑来了,居然还说忘记摸了,你要是不忘记,那老子……人家的兔兔不是要掉了啊?

    两人从角落里走出去,宋初涵赶紧一缩脖子,隐藏进人群中;可是叶开胎动境的修为对周围动静何等敏锐,虽然没看见宋初涵,可还是感觉到有人跟踪。

    “颖颖,我们朝那边走走看,这里好像没来过啊!”叶开眼神一闪,指着方向对纳兰说道。

    “啊,那里是个死胡同吧,人啊没有,去那里做什么?”纳兰狐疑的问,看了他两眼忽然有些脸热,心想这家伙不会刚刚没摸够,要去那胡同里好好再摸一遍吧,这一来,早上那缠绵的一幕再次印上心头,不自禁颤抖了一下,“小叶子,虽然昨晚上我们睡在一起,我也没跟你计较,可你总不能以为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随便女人吧?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能随便摸了?”

    叶开听了脸色僵硬,好悬没呆掉,女汉子居然以为自己要带着她去胡同里上下其手,这想法真是太……有创意了,不过他还是小声说道:“颖颖,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要摸你,而是我感觉到有人跟踪,刚才在内衣店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而且,似乎还不止一个,也许就是那些想要杀我的人吧,正好去胡同里解决,我感觉来的人不是很强。”

    “啊?”

    纳兰一听脸上立即精彩了,不过旋即也把武者的警觉性张开,一边跟着叶开朝死胡同里走;叶开走在纳兰的身后,用身体挡住,因为那些人是从后面来的,他不清楚他们会不会用到枪。

    很快,两人就到了胡同的底部,到了这里,四周已经没有人了,随后,有三个打扮古怪的男人手里拎着木棍刀片逼了过来,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而叶开也在瞬间就用不死凰眼看见了躲在另一个角落里的宋初涵。

    叶开一怔,有些不明白了,虎妞怎么跟这些人一道,总不能是来打我的吧?